您现在的位置是:媒介360 > 杂志频道 > 文学期刊应顺其自然
文学期刊应顺其自然
作者: | 来源:北京晨报
发布于:2011-06-08
“文学是永恒的,但文学期刊不是。这些年来,为什么文学期刊风卷残云一般地从人们的关注中消失?是市场兴起的问题,也是文学期刊本身的问题。实际上,像我们这样办文学期刊,根本就不是文学期刊应该的办法”。

  “文学是永恒的,但文学期刊不是。这些年来,为什么文学期刊风卷残云一般地从人们的关注中消失?是市场兴起的问题,也是文学期刊本身的问题。实际上,像我们这样办文学期刊,根本就不是文学期刊应该的办法”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新的文学杂志纷起,韩寒的《独唱团》、安妮宝贝的《大方》、饶雪漫的《17》、张悦然的《鲤》、蔡骏的《悬疑志》,当然,还包括郭敬明著名的《最小说》……有人将此称为文学杂志的“井喷”,也有人因此想起当年那些风光无限的文学杂志《收获》、《十月》、《人民文学》等如今的落寞。

  老期刊风光已经不再

  北京晨报:这些年来,传统的文学期刊已经风光不再,作为文学杂志的主编,您是怎么看?

  王干:传统的文学期刊走到今天是必然,文学期刊的影响力为什么这些年风卷残云一般地消退,一方面是市场的兴起,一方面是文学期刊本身的办法不对。我们现在的文学期刊都是计划经济下的产物,很多都是分地域、分类型的,有些省级的甚至不刊载外省的作品。文学期刊不是这么办的,它既不能对应市场经济,实际上也不能对应文学本身。

  北京晨报: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  王干:文学期刊当年的辉煌其实是有时代性的。文学期刊在一个图书出版周期漫长的时代里,因其出版周期短,扮演的角色也是多种的,承载的使命也是繁重的,尤其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80年代初期,由于媒体欠发达,文学期刊的高频率和审稿程序的简约让它一度充任了媒体的角色,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辉煌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,随着电视的普及、报刊的快速增长,媒体社会已经形成,文学期刊发行随之急剧下滑。进入新世纪之后,文学期刊再度边缘化,不客气地说,一些文学期刊渐渐变成了堂会性质,大多数的刊物发行量在几千册。随之而来的是刊物的评奖热,但这些评奖有点自娱自乐的性质,变成了没有观众的堂会秀。

  原先文学期刊被认为是文学新人的跑道,却被网络时代这个神话无情地粉碎。姜戎、慕容雪村、郭敬明、安妮宝贝等几乎没有在文学期刊发表过作品,却迅速成为读者喜爱的作家。而那些在文学期刊频频露面并频频领奖的作家新秀则无人问津,文学期刊这个窗口的功能亦已丧失,因为从这里已经看不到文学发展的全貌。

  文学期刊应该自生自灭

  北京晨报:文学期刊本身也一直在调整自身,积极地自救或者寻找他救的办法,这些措施有用吗?

  王干:文学期刊的自我调整其实从来没有停过。最早的时代,文学期刊非常排斥纪实类的文字,有非常严重的虚构崇拜。当时不仅对纪实类的文字排斥,甚至对写实性的小说也时有微词。《收获》1988年为余秋雨开辟了《文化苦旅》的专栏,但在当时并没有受到人们的热捧,因为它属于非虚构类的作品。直到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,余秋雨因《文化苦旅》成为大众明星,而他的纪实性、打捞历史的文字也是对崇尚虚构文学风尚一次有力的去魅。

  进入新世纪后,虚构魅力淡化,人们对开始一些真实的历史和非虚构的现实更加情有独钟。于是我们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收获》、《当代》、《十月》等文学刊物上读到了李辉等人的文化钩沉,也看到一些文化名流的回忆追述,当然也有慕容雪村的便衣潜入到传销组织的卧底实录。这是对流行多年文坛虚构神话的彻底颠覆。

  北京晨报:那么,在您看来,传统文学期刊的未来会如何?

  王干:文学期刊这30年的风云变幻,从巅峰到谷底的体验,让很多办刊人反思文学期刊和文学的出路,因为一个缺少足够受众的载体,政府再重视,再重奖,最后也难逃脱一种“非遗”的命运。文学本身依旧繁荣,但是文学期刊,它本身是市场经济的残留物,扶持、拨款等等都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,最好的办法是让它自生自灭。

  新期刊至今仍在拓展

  北京晨报:最近以来,很多新的文学期刊兴起,如《最小说》、《独唱团》、《大方》等等,有些是新兴起的,有些一直在坚持,还有些昙花一现,您怎么看?

  王干:其实我觉得这样才是回到了文学的源头,我们看五四时代创办的《莽原》、《语丝》、《创造》等期刊,他们也往往是办个几期就中断了。其实要表达一个文学的价值观,一种文学主张,可能几期就够了,不必像我们这样非得办个几十年才成。

  北京晨报:不过也有人批评,这些新的期刊是打着文学的旗号,行商业之实,和文学没什么关系,在您看来呢?

  王干:其实文学的概念本身也一直在变化,过去我们把诗词归为文学,后来有了新诗,旧诗词便被另归一类,过去话本也是文学,现在同样是另外一类。还有杂文,原本是新闻类的,就是因为鲁迅的杂文,后来我们也把它吸收进了文学的范畴。这些都在说明,文学始终在适应时代,在适应人文精神的变化,30年前报告文学很重要,现在还有多少人注意?

  在我看来,新的这些杂志,至少说明文学在拓展,在延伸,在突破。我自己也会看一些新的文学杂志,它们给人的冲击力很强,有朝气,虽然还不成熟,不完善,但是又新的元素,能给人阅读上的兴奋点,这就是很好的尝试了。

  北京晨报:这些杂志往往价格不低,而且也很畅销,这可能是让人感到它不文学的原因吧。

  王干:五四时代的那些杂志其实卖得也很贵。其实钱多钱少和文学没关系,当然也不必以没钱、不畅销为荣。

媒介360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媒介360无关,媒介360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。
请读者自行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评分:

评论专区:

 

我要评论:

人物
热门关键词

2016 电视剧 | 内容看什么?

  • 《幻城》
  • 《古剑奇谭2》
  • 《东宫》
  • 《寂寞空庭春欲晚》
  • 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
如需了解更多服务    请致电媒介360全国服务热线:400 660 1608
©2012 媒体360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 媒介360 沪ICP备09051320号
2016 电视剧 | 内容看什么? 共有6人投票
  • 《幻城》:

    1(17%)
  • 《古剑奇谭2》:

    0(0%)
  • 《东宫》:

    2(33%)
  • 《寂寞空庭春欲晚》:

    3(50%)
  • 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:

    0(0%)